黄南配资开户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SSSS.GRIDMAN 第二卷 世界终焉之怪兽 ACCESS-01.再演

    全功率古立特拔出他刚才放在身后的古立特圣剑,双手紧握将其高举。

    【全功率——!充——————能!】

    金色剑刃,散发神光,直冲云霄。

    这道金光包围住全功率古立特,为他全身染上金色。

    足部的推进器喷着火,飞上连周围的中国股市 物都无法达到的高度,全功率古立特手握黄金之刃,摆出必杀姿势。

    【网路………………!!!】

    黄金之刃将盖亚洛斯释放出的红蓝色螺旋劈成两半,并朝着盖亚洛斯直线突进。

    目的是将合为一体的两只怪兽再次切成两半。

    全功率古立特用上不同以往的圣剑使用方式,将大剑横劈着挥出。

    【全功率!!极限————斩!!!】

    古立特和新世纪初中生们燃尽灵魂,发出呐喊。

    斩击在空中画出黄金日轮的轨迹,被劈成两半的盖亚洛斯∞浑身冒出火花。

    这次的致命一击让盖亚洛斯∞无法再生,怪兽发出了临终时的悲鸣。

    空中爆裂出绚烂的花火,全功率古立特像是为了挥去刀身上的血迹那般,在空中接连挥舞起了圣剑。

    他随后将闪光之刃收入背后,坚毅的脸上决意满满。

    【这样就……】

    响裕太安心地说道。

    让自己和同伴们再次体验过去,造成时间回溯的元凶,是能够引发幻觉的植物怪兽·盖亚洛斯。自己和同伴们都接受了这个结论,并直面盖亚洛斯的挑战。

    自己和同伴们,本应就此回到原来的时间,原来的世界。

    可也许是紧绷的弦突然断开了,强烈的疲劳感朝裕太席卷而来。

    在保持着与古立特合体的状况下,裕太的意识就这么坠入深海。

    ■

    与古立特合体,是种怎样的感觉?

    上学路上漫无边际的闲聊过程中,裕太的朋友,内海如是发问。

    裕太很想回答他,但自己却不能很好地把合体后的感觉描述出口。

    因为他并没有想过,与古立特ACCESS FLASH后的那种感觉究竟是怎样的,合体后的他,只是一心想着要拼命去战斗。

    即使是和古立特合体后,他们两人的意识也是相互独立的。

    他并没有感觉自己在操纵着古立特,也没感觉到自己在被古立特牵引着。

    “在战斗的时候,古立特所感受到的一切,自己都能感受得到”——裕太是这么回答内海的。

    虽然这话称不上是回答,但却是离自己体感最确切的感觉了。

    和怪兽战斗,守护城市——完成使命。裕太和古立特的想法趋于同步,成为无限接近一体的存在。当自己想做出某一举动时,古立特已经将那行动变为现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只不过,有一点是他确信无疑的。那就是,对与古立特合体这件事情,他完全感受不到诸如疼痛或恐惧之类的负面情感。

    不如说,反倒是和古立特合为一体的时候他会感到十分安心,而和马克斯他们进行合体之后,安心感也顺势提升了。

    “合体后变得更强,自然会感到安心咯”——内海是这么说的。

    这份安心感,是来源于强大的力量吗。

    可这份安心,更像是填补上了自己那裂开空洞的内心所感到的……犹如寻回失去之物时所感到的安心。

    想着这些事情,裕太的意识沉入更深的海底。

    马上,又有其他的影像在裕太的意识中扩散开来。

    令人颤栗的黑影在蠢动着。

    然后是……长枪。裕太看见了巨大的长枪。是那道黑影投掷出的长枪。

    这把长枪,贯穿了某个人的身体。最终,那个人的身体化作光球爆裂开来。

    随后一道亮光迸射而出,分为几道光束四散而落。

    「虽说我不会做梦,不过听说,人类的所谓做梦,是为了整理记忆的身体机能之一。」

    忽而,脑海中回忆起了古立特曾说过的这句话。

    这是,梦。之前自己也曾梦见过,天空的另一端飞散的光。

    今天的梦,和那天的梦有些不同。飞散四处的光,好像多了一束。

    是一束马上就要消失掉的,苍白之光。

    它看起来像是被遗忘了,可又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那样在空中不断地彷徨着。

    那道光——究竟是什么呢。

    裕太那坠入海底无处安放的意识,渐渐上浮。

    他又一次听到了那透明的旋律。虽然这旋律不过是用鼻子随便轻哼的,对裕太而言却像是天籁之音。

    这温柔的歌声指引着他的意识完全苏醒。

    “——————啊……。”

    啊啊,又是这个天花板。

    裕太有限的视野延伸开来,看到熟悉场景的一瞬间,不由得缓缓地坐起身来。

    他躺在熟悉的客厅里的熟悉的沙发上,盖着那床熟悉的雪花被。

    相同的场景连续发生了三次,不论裕太有多么迟钝,他都能够意识到——

    时间,回溯了。

    啊啊。裕太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又回到了那一天。

    当他迅速起身时,无力感再次向他袭来。

    “啊,你醒啦。”

    那张熟悉的脸,正看向他苦笑着发声。

    一名少女正懒洋洋地弓着身子坐在餐桌旁的凳子上。黄昏的光芒照耀着她的侧颜。

    裕太安稳地朝她搭话。

    “早上好,六花。”

    “嗯,早上好。”

    这次,自己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还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宝多六花。

    并且,这次自己也同样是在六花家的客厅醒来。

    万幸的是,这次醒来就可以立刻把握当前的状况。

    如果这次自己醒来之后能不再那么狼狈不堪,就不会给六花添麻烦了吧。

    “我,睡了三十分钟左右后终于起来了……是吧?”

    抓着被子的一角,裕太带着些自嘲的口吻发问道。

    “你睡了三十分钟左右才起来呢”——这句担心自己的话,裕太清晰地记得,她曾对自己说过两次。

    “我不知道。”

    六花带着冷淡的口吻直白地说道。随后,她伸出自己的食指,指向了裕太。

    “当我回过神来时,响君就已经睡在这里了。”

    随后她的食指又指向了自己坐的凳子。

    “我也是,回过神来时自己就坐在这里了。这幅场景和那时一样呢。”

    原来如此啊,听了六花的解释后他感到了些许违和感,却又突然惊讶地竖直身体看向六花。

    “诶?那时是指……六花,你也记得吗?”

    “嗯。好像是这样啊。”

    六花非常理所当然地回应了他。

    裕太十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上一次时间回溯的时候,只有裕太自己察觉到了时间被回溯了,并且拼命地向六花她们解释自己体验到的一切事情。那次体验真是相当辛苦啊。

    “原来如此啊……”

    “嗯。”

    “又一次回到过去了啊。”

    “是啊,我很困扰啊。”

    裕太和六花两人的对白十分简短。六花那冷淡的语气下,藏着怎样的想法呢。

    明明裕太还没能完全接受时间回溯的现实,六花却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因为时间再次倒流而感到丧气……亦或者,她是因此感到悲伤。

    打倒那只植物怪兽就能够回到原来的时间这码事,说白了也只不过是推论,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这观点。

    所以自己和同伴们才要集结古立特同盟,全力迎接怪兽的挑战……可是难道至今为止的努力,都要理所当然地被“重置”吗。

    裕太细心地将被子叠成四叠,放在沙发上。

    迅速将手中的被子整理完毕后,裕太便陷入了无言状态。

    又一次,回到了与古立特最初相遇的那一天。自己当然很困扰。

    可和那相比起来……现在自己和六花独处一室的状况更加让他紧张。该和她说些什么好呢,裕太摸不着头脑。

    这个状况虽说已经发生了三次,但前两次裕太醒来时都在发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六花独处一室的这个事实。

    感到困扰的裕太忽地看向周围。

    自己身处的是宝多家的客厅。明明自己并没有频繁地拜访宝多家,对于她家中的一切却有着微妙的熟悉感。那么之所以能对这儿留下深刻的印象,恐怕是因为对他而言,宝多家至少担任了三次裕太的“起源之地”。

    虽然客厅摆放的东西很多,但是看上去却十分地有条不紊。

    窗边摆放着巨大的盆栽,桌子上的花瓶插着装饰用的花儿,给人留下一种户主十分注意色彩搭配的印象。

    玻璃窗旁的收纳棚里,装着些书本……还裱着一幅相框。相框中的相片上,是六花、六花妈妈……以及,六花的哥哥?还有,六花的爸爸一样的人、是她们一家的家庭合照。裕太想起,自己的家中也摆着幅和这差不多的家庭合照。

    餐厅里凳子的凳腿处绑着手工制的编织套,这样的话,凳子腿就不会被划到了。

    我们家客厅的凳子就没有这样的编织套。真厉害啊,裕太真心佩服起六花一家。

    果然六花一家对于事物的用心程度,就连这种细微的地方都能体现的淋漓尽致——

    “响君?”

    “在!”

    思考被打断的裕太立刻端正姿势。六花用上奇怪的眼神看向裕太:

    “呐,你又在发呆了?”

    坏了,她的视线与其说是有些奇怪,不如说是开始怀疑起来了。

    “好,好像是这样。我,去洗把脸……”

    抢在六花出声批评裕太不客气地张望自己家之前,裕太便慌慌张张地从沙发上站起。

    “这里,是我家来着啊。”

    六花苦笑着,而裕太为了掩饰因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颊而快步走开。

    正如六花所说的,这里是她家啊。习惯果然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习惯了……总比忘记了要好。嗯。”

    裕太用上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自言自语,走到了洗脸池处,打开水龙头。

    自己的脸比想象中的还要烫,所以冷水的温度恰到好处,让裕太倍感舒适。他的意识也完全地清醒了过来。

    裕太洗完脸抬起头看向镜子,却发现在闪亮镜子的另一端浮现出了六花的身影。

    裕太回过身去,六花则是朝着走廊的方向,轻轻地抬了抬头。

    “……将克。不去看看它吗?”

    “啊!”

    因为六花还保有记忆而感到安心的裕太,完全忘记了这码事。

    其他人……古立特,内海,新世纪初中生的各位,他们这次是否像自己和六花那样,从一开始就保有着过去的记忆呢。

    而能够最快确认这一点的人是——寄宿在宝多家店里那台旧电脑里的,古立特。

    六花还没等裕太回答就朝着走廊走去,而裕太也紧随六花其后。就在这时,裕太的脑海里不禁冒出一个问题。

    “之前只有我保有过去的记忆……但这次,六花也确实地记住了过去发生的事情。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六花并未回头,但仍旧出声回答裕太的问题:“因为,不想忘记啊。”

    听到六花回答的裕太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随后,又迅速跟上六花的步伐。

    六花继续向前走着,用轻淡的口吻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题。

    “在学园祭临近的时候,我这么告诉自己。”

    她推开房门,向外走去。钻入门帘的另一侧,两人进入了名为“绚”的废品店内。

    “绝对不可以忘记。我一直一直这么地和我自己说。”

    两人走到了将克旁,停下了脚步。六花转头看向裕太,露出了微笑。

    “所以,我想忘也忘不掉啊。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记住。”

    “六花……”

    她那迷人的微笑,揪住了裕太的心。

    六花认真地思考着。

    如果打倒了那个植物怪兽,还是不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么在台高祭举办完毕后,即便时间再次回溯,那么这次回溯,自己也一定不可以忘记这期间发生的事情。

    是什么让六花产生了这种程度的决意?裕太不太明白。一般来说,肯定是产生了什么不得不将过去的记忆记住的理由。

    可如今,六花那单纯又强烈的“不想忘记”这一理由,于结果而言,仍旧使得她记住了过去发生的一切事情。所以,裕太选择相信她的这份思绪。

    裕太下定决心,站在将克前。终于,在古立特出声呼唤他之前,他就来到了将克这。也许是因为紧张的关系,身体反而是自然地率先动了起来。

    六花退后一步,注视起了裕太的一举一动。

    “古立特。”

    如同回应裕太的呼唤那般,将克的显示屏瞬时亮起。

    【我是超级特工·古立特。】

    白银铠甲闪耀着光芒,坚毅的战士姿态在显示屏上映出。战士那双金黄色的双瞳注视着裕太,他用上威严的声音追问道:

    【裕太……你记起了自己的使命吗!】

    他的追问,正是裕太求之不得的答案。

    裕太紧绷的神色松弛开来,用力地点了点自己的头。

    “……当然记起来了!古立特!”

    【我也记起了。裕太,六花!】

    古立特紧握拳头放于自己的胸前,向裕太点头回应。

    “古立特!”

    “古立特……”

    裕太和六花几乎同时安心地开口。

    并且,裕太和六花在看到古立特的姿态且相互确认后,他们的安心感再添几分。

    “……古立特,这次一点也不蓝了。”

    注意到古立特身体颜色变化的裕太指出这一点。

    因为在自己最初和古立特相遇的那一天,古立特还是处于不完全的状态,他全身上下银色以外的地方,但凡应该是红色的部分,都应该变成了蓝色才对。

    【裕太。配资公司 这一点,你和我也是一样的。】

    听到古立特这包含深意的话语,裕太便开始迅速确认起自己的身体。看起来自己并没有哪个地方变成了蓝色。

    古立特仿佛是给裕太提示那般,握拳举起了自己的左腕。裕太迅速地触碰自己左手的腕带。

    “……真的啊。这一次,从一开始我就佩戴着接合器啊!”

    解下腕带,镀有金色边框的手镯——原初接合器随即出现在了裕太的手上。

    这既是裕太为了和古立特进行ACCESS FLASH而必不可少的道具——

    【正是如此。你我间的深厚羁绊,即便是跨越时间也不会消失!】

    亦是连接两人情谊的羁绊之象征。

    从古立特那可靠的话语中得到勇气,裕太用右手紧握住接合器。

    “不,刚才洗脸的时候应该就察觉到了吧?还在手上什么的。”

    六花不禁愣在原地发问道。裕太则是笑一笑将其糊弄过去了——但其实他完全没察觉到。

    不如说上一次时间回溯的时候裕太就有点愣,没意识到自己没带着接合器,这次接合器出现在他手上又太过自然,以至于进行日常生活必备活动的时候将接合器的存在给忘记了。

    而由于这次自己和六花并没有出现前两次那样的争执,那句“你们俩真吵啊”理所应当地也没能出现。

    “那个……妈妈!”

    察觉到了什么的六花忽地扭过头去,轻轻拽着裕太背心的肩口,认真地看向从店内走出的六花妈妈。

    “这个人……是响裕太君。”

    “我是响裕太!”

    “你好,响裕太君。………………欸,啥情况?”

    顺着二人说话的节奏,六花妈妈如同鹦鹉学舌那样给了他们回应,可她马上就换上一副费解的表情。

    看上去就像是被女儿认真地朝自己介绍男人这件事给惊到了。

    “妈妈好像不一样啊……只有我们是这样么。”

    “好像是啊……”

    六花的肩膀脱力垂下,裕太也因此心灰意冷。

    六花在裕太睡在客厅沙发上的时候,曾和自己的妈妈解释过裕太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而六花妈妈好像除了这一点外,其他的情报都不知道。也就是说,除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以外,她什么都忘掉了。

    “哦、哦哦哦哦哦?……只有我们??”

    在外人听来相当不得了的发言还在继续,六花妈妈也终于忍不住开始歪头思考。

    就在这时,店门口的门突然地被打开了。裕太等人的视线一同转到门的方向处。

    像是要冲破包围这座城市的奇妙浓雾般,此刻突兀登场的人是——武士圣剑。

    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一如既往地不刮胡子。即便他只露了个脸,也能看出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驼着个背。

    “圣……”

    裕太露出欢喜的表情迎接圣剑,可他兴奋的声音却被嘈杂的声音所打断。

    因为腰间挂着的剑鞘太长,圣剑撞到了门框,摔倒在了地上。

    他就保持着双手插西裤兜的状态,毫无防备地华丽倒地。

    “难道说圣剑桑也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吗……”

    “谁知道他呢。可能是有点天然吧,即便熟悉了进出门的方式,也经常跌倒来着。”

    裕太和六花相互对视,露出讶异的表情。

    “啊,欢迎光临—”

    即便来客是个奇怪风格男,且这个奇怪风格男上一秒就在自己面前做出了奇怪举动,六花妈妈仍然恭敬热情地招待起了他。六花妈妈,店员之鉴也。

    “我、我是武士·圣剑……打扰了。”

    圣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站起身来,朝着热情洋溢的店员回礼。

    “啊啦,武士先生。我们店里可不卖手里剑之类的东西哟。”

    “知、知道了。”

    六花妈妈换上悠闲的口吻和圣剑开始谈话。

    使用手里剑的不是武士而是忍者好吧……就连失忆的裕太都想正经地出声吐槽。

    就在裕太和六花两人准备开口时,又有惊喜降临。

    “……你果然来了啊,圣剑!”

    粗狂有力的声音响彻在店内。伴随着靴子踩地的声音,三人组步入店内。

    带着铁面具犹如格斗家的壮汉,小学生身高的双马尾,仿佛杂志模特般的帅哥。他们进到店门口后便立刻停下自己的脚步,与裕太他们的视线交错。

    他们三人穿着和往常那套与圣剑同一款式的西服。不必多言也知道,他们正是古立特的同伴——

    “马克斯桑!还有……波拉桑和维特桑也来了……!”

    因可靠的援军·新世纪初中生全员集结,裕太兴奋地出声。

    “大家……已经到了啊。”

    反而六花则是轻淡地报以惊讶的声音。

    “这就是之前裕太君和我们说过的那档子事吧。”

    维特苦笑着耸了耸肩。

    在上一次的轮回中,因为新世纪初中生们到来的时间点比时间回溯前要早,裕太仰天哀嚎。但这一次,同伴们聚集的安心感胜过了一切,以至于裕太都没察觉到集合时间点提前了这一问题。

    并且从维特若无其事地直呼裕太的姓名这点来看,他们三人应该是毫无疑问地仍旧保有过去的记忆。这么看来,先进店的圣剑也一样。

    “哟!”

    率先踏入店内的波拉对裕太他们爽快地抬起右手打招呼。

    维特、马克斯三人也奇妙地按照身高顺序进入店内。

    当然,对于这展开,还是有人云里雾里的。

    “……那个……各位是一起的吗?”

    六花妈妈战战兢兢地发问道。

    虽说以团客的眼光来看他们的人数可能还有点少,但对于废品店“绚”来说,一次性有四位客人同时拜访,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所以这么认为也是没问题的。

    “是的。我们姑且,也算是这家店的客人吧。”

    六花妈妈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将视线投向维特,维特则是吊儿郎当地回答道。

    “啊,原来如此啊。”

    那就没问题啦,六花妈妈接受了维特的说辞。随后,她不知为何将自己的视线投向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紧接着,又有客人来访。

    马克斯刚将店出入口的门关好,门又被某人给奋力地推开了。

    “裕太!”

    是裕太的友人,内海将。他刚一出声就将头低下,把手搭在门框上急促地呼吸了起来。看来他是一路狂奔赶过来的。

    “内海……!”

    听到裕太的呼唤,内海不顾自己还一副气喘吁吁的样抬头看向他。他面带着马上要哭出来般的笑容开口。

    “裕太……。我……我,全部都想起来卧槽为啥这里人这么多啊——!!”

    内海因感慨而颤抖说出的话语无缝接上了吐槽。

    波拉皱了皱眉,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内海的面前,灵活地抬起了自己的右腿。

    “吵死人了!会给店家添麻烦的吧!”

    “啊难道波拉桑也记得吗疼!”

    吃了波拉一记踢击的内海立刻掌握了当下的大致情况。两人即便许久没有互动,彼此的关系还是有在稳步前进。

    “切……还以为我是最先来到的呢,没想到大家都聚在一块了啊。”

    摁着自己被踢的小腿,内海郁闷地开口。

    “也就是说,内海也记得这一切吧!”

    “就是这样哦。然后呢,我想着你今天应该会在这儿吧,就飞速赶来了……”

    只是,他还是感到有点点遗憾。毕竟等他赶到时,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余同盟成员都全部集齐了。

    “虽说时间又一次回溯了……但这么看来,当下的情况也还蛮可以的嘛。”

    内海和裕太等人一样是在同一时间点“醒来”的。在他来到店里前,他的心里别提有多么不安了。

    可是看到同伴们的身影后,那份不安便迅速消融。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众人将背靠着将克的裕太团团围住。他的左右两边分别是内海和六花,身前站着的则是圣剑、马克斯、波拉、维特。

    他面带安心温柔的表情,确认起了他们每一个人。

    当然,也包括映在将克显示屏上,他身后的古立特。

    “不、不论时间会回溯多少次……我们都会在这里聚集。”

    代表众人的心意,圣剑说出强有力的慷慨宣言。

    他的宣言,也象征着众人的决心——即便身处这等状况下也绝不气馁,誓要冲破僵局,解决异变。

    【正是如此。各位,再一次同我……并肩作战吧!】

    古立特号召到。众人看向他,纷纷点头回应。

    如果,这次再像上一次一样,只有裕太自己一个人保有过去的记忆便被卷入时间回溯的漩涡中……说不定,他真的会崩溃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至少,他无需再一个人孤独寂寞地抗下等待同伴们恢复记忆的每一天。

    “很靠得住嘛古立特!”

    “哦!这不是超赞的嘛。”

    波拉和维特观察起了将克。

    “这次,将克和古立特看上去都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省、省下了把将克最适化的麻烦啊。”

    马克斯和圣剑也随之发话,内海也“嗯嗯”地点起了头。

    渐渐地,和谐的氛围在店里传开来。

    “啊—,那个啊,如果打扰到各位鉴赏我家物品了先道个歉啊……”

    柜台内,如同宣誓那样,六花妈妈举起了手开口道: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今天的闭店时间了。”

    嘘——地一下,寂静立马席卷店内。

    “我明白了。那么明天,我们会再度拜访的。”

    露出正经的表情,马克斯向六花妈妈做出了下次的来店预告。

    数次眨眼后,六花妈妈也只好以一句“待您大驾光临”的棒读回应马克斯。

    新世纪初中生们组成队伍,浩浩荡荡地朝店外走去。

    马克斯用手托着圣剑腰间的剑鞘,回避了剑鞘碰到门导致他摔倒的这一危机。

    “真这么回去了啊。”

    六花无力地开口。新世纪初中生,还真就一点留念都没地离开了。

    本来的话,应该是要争分夺秒,马上讨论出今后该如何应对的方案才对。

    看起来,不管遇上了怎样的危机,都得遵守闭店时间啊。真是奇怪的礼仪。

    与豪快离开的新世纪初中生们相反,裕太则是站在原地发愣。

    “我也要回家了,明天见。”

    坐立不安的内海迅速跑到六花家来,看见了新世纪初中生全员聚集后,他也变得十分安心。在露出开心的笑容挥手后,便离开了店内。裕太向他报以“明天见”的回应后,目送着他离开废品店。

    不能再给六花妈妈添股市价值 的麻烦了,我也一同出店吧,裕太这么想着,然而——

    “说起来啊响君。接下来要去医院对吧?”

    “要去吗?可是不管怎样检查,最后都只会落得一句‘记忆会慢慢恢复的’之类的回答吧……”

    因六花的发问,裕太不禁变得有些烦恼。虽说为了跟上原时间线的行动这时候是该去医院看看,但是去医院看一点效果都没有这个结论,已经被连续证明两次了。

    “妈妈,我要带响君去一趟医院。”

    “医院?啊,好的,没问题。一路小心。”

    “欸,好。”

    没想到六花这次还会陪同自己一块儿去医院,裕太着实吃了一惊。

    不如说,他很疑惑为什么要再重复一次去医院这种无意义的举动。

    “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吧。响君你记得的东西也只到学园祭为止吧,在那之前的所有记忆不是还没想起来嘛?”

    “确实。”

    裕太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六花的想法。虽然最近常常担忧和记忆有关的问题,但说到底,不论时间回溯与否,裕太打从一开始就处于失忆状态。

    ■

    第三次,裕太来到了以前就曾问诊过的井上医院。但是,检查的结果仍旧没有任何改变。

    “怎样?果然还是记忆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吗?”

    在医院外等候的六花出声询问检查完毕的裕太诊断结果。

    “嗯。但是,能够保持现状已经很好了。”

    比这更重要的,是自己和六花二人独处的机会。这种机会实在是千载难逢,自己最好是把握这次机会。

    裕太朝着道路的方向轻瞥了一眼。

    双行线对道的人行道上,圣剑的身影已经不复存在。

    前两次目击他身影的情况就好像已经变成幻觉,强烈的既视感再次涌上裕太心头。

    这之后,裕太邀请六花到了便利店,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都和原时间线相同。

    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一样。要说唯一的变化,那就是今天卖的甜甜圈里放的不是炼乳而是巧克力酱这种谜一般的变化……结果,裕太不得不吃起原味的甜甜圈。

    本以为这是个失误,六花却说“果然甜甜圈真好吃啊”,因而裕太也十分开心。

    “谢谢你,能陪着我。”

    “嗯。那么,明天见。”

    在与六花分别后,裕太又独自一人了。

    内海也好六花也好,他俩都说了句“明天见”,随后就各回各家了。

    不论时间会再回溯几次,明天也一定会到来。只能相信这点,继续往前走了。

    意志消沉的裕太回到了自宅。当他打开灯,空无一人的家中亮起光时,他第一次感到了昏暗的不安正笼罩着自己。

    客厅墙上挂着的日历,那本应被自己减掉的九月一页又回到了日历上。

    自己还要再看几次,这九月的日历呢。

    ■

    第二天早上,在上学的路上,裕太和内海顺利会合。

    两人在河上桥上慢悠悠地走着,再次重新确认起了彼此的状况。

    “总之,内海的记忆也没问题真是太好了。”

    “能够记起来是能够记起来啦,但是记忆最后的部分总感觉有些暧昧耶~”

    “最后的部分?”

    像是潜入记忆深处搜索记忆根源那般,内海用食指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这次,我们是在哪个时间点被时间回溯的啊?裕太你记得之前我们是在哪个时间点被回溯的吗?我们是不是又一次举办了学园祭啊?”

    “好像举办了,又好像没举办……”

    这么说的话确实,时间回溯的起始点很暧昧。两人思考起了这次回溯起始点的问题。

    “直到学园祭准备期间的事情都还记得一清二楚啊。”

    “嗯。”

    那时候,自己正和内海在放学的路上聊着配资公司 学园祭的事情。班上还是和原来一样要搞男女逆转咖啡厅,既然如此自己这次就穿点不一样的衣服,之类的。

    直到这时候的事情,自己都还记得相当清楚。

    “说起来啊,和那两只合体怪兽战斗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学园祭的准备期间吧?”

    “对啊—。我也见证了那场战斗,记得是清清楚楚的。但问题在于那之后啊……”

    “不过,既然又时间回溯到了最初我遇见古立特的那天……那果然接下来,在整理学园祭的那一天,应该还会再发生些什么吧。”

    即便裕太这么说,但由于两人都忘记了第一次回溯时是否举办过学园祭,所以也不能迅速对此下结。

    就算真的是这样好了,那茜为什么要特意挑在学园祭开始前的这个时间段将时间回溯呢?

    两人就这么一边聊天一边朝学校走去,然而,他们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到底是怎样呢……学园祭,是举办了还是没举办呢?”

    那道蛊惑的声音如同手指划过两人脊梁骨般,令他俩十分动摇。裕太和内海不由得同时转身。

    站在他们身后的,是新条茜。

    果然,现在的新条茜头发颜色由裕太他们所知的亮丽色变为了黑色;并且,她还带着淡紫色镜框的眼镜。

    “新条、同学……”

    听到裕太出声唤她,她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可是此刻,裕太他们感受到的违和感,除了头发颜色之外竟再无其他。

    并且不论是裕太也好内海也好,在上学途中遇到新条茜,这还是第一次。

    新条茜和他们走同一条路上学。这个事实,对裕太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异常。

    “学园祭……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回忆呢。”

    “诶……?!”

    裕太迅速地在自己脑海里搜索起了过去的记忆。这不可能。因为茜曾清清楚楚地对裕太他们说过,自己讨厌学园祭。并且在与机械古尔吉拉斯一战后,茜也连续两天没来上学。

    在裕太他们仍旧迷惑的时候,黑发的茜继续开口,谈起了学园祭的回忆。

    “我们班举办的活动是,咖啡店呢。男孩子穿女孩子的衣服,女孩子则是穿男孩子的衣服……”

    裕太他们班举办的活动,是男女逆转咖啡厅。

    如果不参加学园祭的话,是没办法知道这个情报的。

    “这么说来,新条同学穿的什么服装呢?”

    裕太以试探的口吻提问道,他身旁的内海却小声地说了句“NICE”。有什么好NICE的啊。

    “我穿的是……燕尾服之类的服装吧,差不多是管家那样的打扮。”

    “管家?”

    “好想看……”

    内海情不自禁吐露真言“想看”。裕太若无其事地瞥了身旁的内海一眼,却被内海恶狠狠地回敬了。

    可是,在原本时间线的内海穿着是女仆装。如果茜真的穿着与内海相对应的管家服,要他不联想这二者间的关系恐怕是不可能的。

    “然后,内海君穿着的是比基尼泳装……响君穿的……是带着兔子耳朵的……那是叫兔女郎吧?之类的服饰。”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冲击性的事实被揭露,裕太内海两人不由得同时看向对方。

    “裕太你说什么放不开啊,还不是很普通地就穿上那种类型的衣服了!”

    “内海你才是……!!”

    “我、我下半身说不定穿着浴巾—,是为了给大家造梗才那么穿的……”

    “我也是,说不定我虽然穿着紧身丝袜但也有好好地穿着鞋藏好自己的脚不至于让自己裸足……!”

    不知为何裕太会认为藏好自己的裸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看着逐渐暴走争吵的两人,茜不禁用手捂住嘴巴轻笑起来。

    “骗、你、们、的。”

    她的低语化作甜蜜的声纹,传入两人的耳中。

    裕太和内海听见她的话后,他俩的脸都红到了耳根处,害羞地低下了头。本来裕太是打算试探她是不是真的去了学园祭,可此刻却完全着了她的道。

    “其实这一次学园祭……并没有再举办哦。相同的事情如果再经历第二次就会腻掉对吧?响君你们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果然,她之前在说谎。并且,这一次的她说话语气和上一次不同。

    “新条同学,这次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是这样子了啊。”

    脑子冷静下来后,裕太重新开口冲她质问道。

    最初与黑发的茜相遇的时候,她还是处于一种连自己是谁都没搞清楚的状态,就连和裕太交流都会感到胆怯。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又逐渐变回了原先那副模样。甚至这次还反过来杜撰了虚假的学园祭经历,捉弄裕太他们。

    似乎明白了裕太抱有的疑惑,茜就继续这么面带微笑冲他眯起了眼睛。

    “看来你没有向前进啊。”

    这句话,是对裕太的嘲笑。

    裕太在上一次时间回溯时,曾对茜这么宣言到。

    ——“即便没有前进的方向,我也会向前进的”。

    在她看来,裕太没能完成当初自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可是,裕太的回答却和她想的不一样。

    “我相信,我有在向前进。”

    就算时间再一次回溯了,但这次从一开始,伙伴们就在自己的身旁。

    我的确是向前进了,裕太强烈的眼神如此向茜宣示着。

    “嗯,我明白了……看起来,确实是这样啊。”

    她不知为何爽快地认同了裕太的进步。茜随后说了句“再见”,便挥手朝两人告别。

    因为忌惮着她,所以两人并没有紧随她继续上学,而是暂时停下自己的步伐,看着茜的背影目送着她离去。

    “……果然新条她的黑发和眼镜,实在是太般配了啊……”

    “就算再怎么般配,时间再次被回溯了也不行吧。”

    “说的是啊。”

    结果内海今天,连一句话都没能和茜搭上。

    上一次也是这样,本来和裕太说好了要和她讲清楚自己的想法,可当走到茜本人面前的时候却又怂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是啊,那个新条她难道可以无限制地让时间回溯吗?”

    “嗯。可我总感觉,她并不是因为喜欢时间回溯所以才让时光倒流的。”

    他仍未知道为何新条茜性格氛围改变的理由。

    不过,从她说话的口吻与内容来推断,裕太多少还是能够掌握当下的状况……即便如此,真相又在何方呢。

    ■

    在去教室的路上,裕太在脑海内开始演习。

    难得时间再次回溯了,自己上次没能做到的事情,这次一定要办到。

    那就是,救出因怪兽攻击而死去的同班同学问川一行人。

    (确认确认……)

    他回忆起今天一天应有的流程。

    午休的时候,茜会将特制热狗给自己。然后因为问川她们在教室打排球的关系,把特制热狗给压扁了。

    茜因为这件事非常生气,制作出了怪兽,并指使怪兽在放学后将仍旧留在学校的问川她们杀害。

    所以上一次裕太为了防止排球的进攻,慌忙地抓住特制热狗,阻止了压扁事件的发生。他想着,如果自己这么做,说不定就能改变茜的决定。

    可是他的期待落空,怪兽仍旧出现,他也没能阻止问川她们被杀害。

    那么这一次——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要接过新条茜给自己的特制热狗就好了。为了让这一计划顺利进行,得想个办法让她在放学前一直留在教室不去其他地方。这样的话,她应该就不会再做出怪兽了。

    不过有时候她的身影会忽然不见,不知道去哪了,所以想把她留在教室还是件挺困难的事……

    什么都行,只要是为了改变接下来将发生的悲剧,不论怎样奇怪的手段都得用上。

    虽然想和一旁的内海阐述自己的想法,但裕太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向前踏了一步,走到了教室前。

    可教室门口,六花正站着发呆。

    她就这么抓着书包的背带,无力地看向教室内。

    “六花,怎么了?”

    裕太出声问道,而六花用上快要消失的细微声音开口:

    “没有了……”

    她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站立在这,又观察教室多久了呢。

    待到她回过头看向裕太他们时,她的面容已染上悲伤的神情。

    “问川同学她们的桌子,没有了……”

    ■

    裕太他们就这么抱着苦涩的心情,结束了今天的课业。

    从学校回到废品店“绚”集合的他们,向圣剑等人报告了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裕太、内海、六花三人坐在旧电脑将克前的电脑椅上,而波拉和圣剑坐在咖啡店的客席上,马克斯和维特则是站在客席桌的两侧。

    将克的显示屏亮起,映出古立特的身影。

    明明全员到齐,六花妈妈又外出,恰好是个适合众人认真探讨对策的机会……可是店内却充斥着沉重的空气。

    “……也就是说,在我们到达学校的时候,问川她们就已经不在了……”

    六花的神色还是同早上裕太看到的那样消沉。

    “是、是吗。你们的同班同学,这次又……”

    在听到时间回溯后问川咲琉她们的存在又一次被消除的圣剑,带着比谁都要沉痛的神色开口道。

    在原本的时间线正是他一马当先,四处奔走调查有关问川她们消失的事情,所以他的反应才这么大。

    “原来那些曾经被消除过的人们,即便时间被重置了,也不能起死回生吗……我还想着自己这次能为她们做些什么的……”

    看到受到极大刺激的裕太,古立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过了一会后,他还是下决心开口道:

    【裕太……我能明白现在你的心情有多么难受。但是,有一件更加残酷的事情我得告诉你……想要拯救一度逝去的生命,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欸……?”

    【即便我们陷入了这时间能被人轻而易举回溯的异常状况,生命应有的状态也绝不会改变。】

    听到古立特的发言,裕太有些呆滞。

    马克斯他们一致保持沉默,见证着二人的对话。

    【生命是只有一次的东西。所以,才比世间的一切来得宝贵。也正因如此……为了守护宝贵的生命,我们必须挺身而战。】

    他用上一反常态的严肃口吻,即便如此,这些深刻的道理也只有守护他人生命的古立特才能道清。

    “……嗯。”

    参悟古立特话语的裕太将决意存于心,用力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时间回溯的缘故,裕太对很多东西的认识都出现了误差。

    他此刻终于重新对生命抱有强烈的实感,重新认识到,生命之重,生命之切。

    内海和六花两人也不约而同地连连点头。

    【但是,你的这份温柔比什么都要强大。虽然我说了这些话……但是,我还是希望,不论在何时都不要忘记,你的这份温柔。】

    “我知道了,古立特。”

    明明只是向他们报告,却弄得自己这么心力憔悴。

    不过,裕太认为,也正是因为古立特这般温柔,他才如此强大。

    只是,即便认同古立特所说的是真理,他心中仍旧有一个无法消去的疑问。

    在第一次时间回溯的时间线里,问川他们确实还活着。如果遵循古立特所说的“逝去的生命即便时间重置也无法复活”这一原则,在那个时间点的问川她们就应当已经被消去了。

    不如说虽然自己已经防住怪兽的攻击,可第二天问川她们的存在仍旧是被消去了。就像是,为了完成这一事件,怪兽的出现和问川她们的消失形成了首尾呼应。

    如果不能解开这其中的谜团,那么就无法找寻到真相……理所应当也就无法对这无尽的轮回划上终止符。

    “既然这次将克已经完成了最适化,就说明这次并非是单纯的时间回溯那么简单。”

    马克斯虽然也不能完全讲清楚,但仍旧接上话题继续说着。

    “我们记得我们四人在集合前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私事要处理,本来的话,我们应该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全都处理完,再来到这家店的。”

    “既然时间倒流的话,我们应该还会先去做那些该的事情才对。所以我们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来这家店的理由哦。”

    靠在咖啡店客席桌上的维特顺势说明。

    新世纪初中生,在来到废品店“绚”之前曾分头行动。圣剑率先来到店内,而其他三人则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来到店里,原本的时间线是这样的。

    可是这次不光是四人同时集结,他们集结的时间还提前到了裕太与古立特最初相遇的那一天,这就意味着他们本该做的那些事情是“已经完成”的状态。

    “我们已经意识到了,原本的时间线,和这个已经被重置的时间线之间有着些许误差。将它们比较找出那个误差,就是解开时间回溯之谜团的关键。为了方便你们理解,我们分开来说。”

    马克斯双手抱胸,并将搭着左肩的右手握拳。他那握紧的拳头上缓缓地竖起一根手指。

    “最开始……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正常运作的时间线,我们称之为A时间好了。上一次时间回溯的时间线,我们称之为B时间。而从这次回溯的那一天起到现在的时间线,我们称之为C时间。”

    他竖起的手指逐渐变成了三根。这也代表着,他们现在认识到的,一共是三条时间线。

    “如果再让时间线变多会很麻烦的。”

    波拉心直口快地出声。

    “………………唔、唔姆,唔姆。”

    轮到圣剑发言的时候,他却反而有些吞吞吐吐。

    “绝不会让时间线再多出个D时间E时间的。”

    维特也不再调侃般的开口,而是抱有决意地说出了这句话。

    绝对要在C时间把事件完全解决的心情,大家都是一样的。

    就在这时,裕太的左腕响起了警报音。

    “……是怪兽!”

    G-CALL,是接合器的机能之一,能在怪兽出现时发出警报音提醒。

    马上一阵剧烈的摇晃就朝店内袭来,天花板的电灯开始不间断地闪烁,像钟摆那样摇晃了起来。

    “诶,等下……这个摇晃的程度,比之前的要激烈多了吧?”

    六花慌张的冲出店外。毕竟母亲开车外出,担心家人也是理所应当的。圣剑紧随其后,跟着她一同出门。

    “可是啊,今天出现的怪兽是那个吧,脖子很长的那家伙。”

    内海用上和周围沉重气氛完全不同的轻佻口吻开口。

    “那个怪兽,可是连蓝色的古立特都打不过的哦?在古立特完全体又聚集了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不是轻松把它拿下……好痛!”

    内海的话才刚说到一半,波拉的尖锐踢击就已经命中他的小腿。

    “如果你这么轻视它的话,小心阴沟里翻船啊。”

    “呜呜呜对不起……您说的是啊……我不该大意的……”

    什么阴沟里翻船啊,这不是被你狠狠地踢了一脚吗。波拉的踢击对他造成的伤害即便时间回溯也不会抹去,全都在他的肉体上累积起来了。

    再这样被踢下去,他的小腿变得和泰拳选手的小腿一般硬度也只是时间问题。

    “嘛,不过应该是轻松拿下。”

    “那你为什么要踢我啊!?”

    双腕抱胸的波拉自信满满地哼着,内海立刻提出抗议。

    “那个……”

    外出观察情况的六花,在圣剑的陪伴下一同回来了。

    她皱起了眉头,指向门外。

    “……确实是脖子很长的怪兽……没错啦……”

    看见支支吾吾报告着的六花,裕太心里不由得忐忑不安,随即和内海一起动身去到店外。刚出店门没多久,怪兽踏步形成的剧烈震动便向他们袭来。

    然而看向怪兽的裕太他们所遭受的冲击,已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住宅区的彼方,他们能够看见长脖子怪兽的身影。朝着黄昏下的天空嘶吼的怪兽的脖子,即便是在这个距离也能够看的一清二楚,可它的身影却和两人所设想的完全不同。

    “开玩笑的吧……”

    透过眼镜确认起怪兽的内海,不由得用手扶正快要落下的眼镜。

    “……这家伙,不就是学园祭那时候的——”

    “没错,就是响君第一次对战的那只怪兽。我做了改良哦,这机械感让它看起来很强吧?”

    仿佛是在回答内海的自言自语那般,他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忆起了那时新条茜面带开心与自信说出的话语。

    这是新条茜的秘密杰作·机械古尔吉拉斯。

    是世界之神为了与古立特一行人决战而制作出的,最强兵器。

    注视着怪兽迈出不详的前进步伐,裕太他们的表情也变得十分惊愕。

    机械古尔吉拉斯分外激烈的咆哮,激震了刚落下夜幕的天空。

    最强的怪兽,竟在最初就出现,实在是太不讲理了。

    机械古尔吉拉斯的出现,恰恰就是时间回溯的C时间已经步入混乱的最好证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SSSS.GRIDMAN”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股市价值 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本站永久域名http://gpvip305.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黄南配资开户 All rights reserved.